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桨声灯影古韵悠长苏州山塘夜色撩人风情万种

2018-11-05 21:29:41

桨声灯影古韵悠长 苏州山塘夜色撩人风情万种

十一个世纪前,白乐天到苏州做了市长,任上,他命人开凿了一条东起阊门渡僧桥,西至虎丘望山桥,长达七里的山塘河,他自己也颇为得意,赋诗以寄情: 自开山塘路,水陆往来频;银鞍牵骄马,画船载丽人。 由此,民间便也有了 七里山塘到虎丘 的俗语。 君到姑苏见,人家尽枕河。古宫闲地少,水巷小桥多。夜市买菱藕,春船载绮罗。遥知明月夜,相思在渔歌。 晚唐时的山塘街已然是商贾云集、居货山积,列肆招牌,灿若云锦的喧嚣繁华市井。直至清代,依然盛况不减,连曹雪芹的《石头记》都要在开篇中提及山塘街华丽奢靡: 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,城中阊门,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。

掌灯时分,枕河人家屋檐下的灯笼便亮了,恰到好处地在天色将暗而未暗的时候,将欲隐还现、水墨淡彩的七里山塘河添上几笔浓重的油彩。

浅酌低唱,悠然夜江南

雨过天晴云破处,暮色渐降,夜山塘如汝窑瓷上的釉色,温如玉,凝如脂,水映天色,只待舟楫。掌灯时分,枕河人家屋檐下的灯笼便亮了,恰到好处地在天色将暗而未暗的时候,将欲隐还现、水墨淡彩的七里山塘河添上几笔浓重的油彩,突然而不突兀,看惯了荣辱纷争的老街,迤逦和喧哗本就是市井常态。河边的酒肆开始热闹起来,蟹粉狮子头、松鼠桂鱼、碧螺虾仁 热腾腾地上了桌。浅酌低唱最适合这等有些颓靡而满是历史积淀的场景,亦适合把酒凭栏任遥想: 金剑已沉埋,壮气蒿莱。晚凉天净月华开。想得玉楼瑶殿影,空照秦淮! 吴越争霸的金戈铁马也好,莼鲈之思的淡定超然也罢,文修武偃,都似这岸边青灰色的河埠头,被潺潺山塘水冲刷得清清爽爽,光可鉴人。

列肆招牌,灿若云锦的喧嚣繁华市井

慢悠悠地踱进书场里,搬一张精致的红木官帽椅,找个临河的位子坐下,只听得窗外水声不绝,书舍内,评弹散出风情万种的吴侬软语, 灯影桨声里,天犹寒,水犹寒。梦中丝竹轻唱,楼外楼,山外山。 端一盏碧螺春,点一折《钗头凤》,茶香曲软,真个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山塘河里,零金碎玉,津梁古渡,舟筏桥舆,莫不古意盎然,恍若隔世。河边的八角亭自然是夜山塘最惬意的地方,穿堂风和河风把亭角的几盏灯笼弄得摇曳翩翩,也揉碎了河里的斑斓。这里当然还有五花八门的演义,老人们争论得面孔通红,青筋暴起,包括小白菜涨了几分钱到普京是否再竞选总统,说的乏了,这里还有诱人的梅花糕,现做现卖,油汪汪的 兹啦 作响,一块五一个,喷香!

寻常巷陌,大隐于市

老街上,青砖黛瓦的古居是典型的姑苏样式,没有森然的马头墙,没有炫目的琉璃瓦,小巧的香糕砖堆砌成了一种精致而文气的秩序,夜色中,自有一份让人淡定而忘归的感触,院落里,主人家柔和的灯光透过雅致的冰裂纹窗棂撒在青灰色的石砖上,堂前的红木供案和青花天球瓶透露着主人的审美趣味,射灯强调出这些灵巧的物件所拥有优雅线条。屋前含蓄的提示显示这里是个私人会所,或许主人会在这闹中取静的宅子里邀三五高朋,随意酌饮,或许还有昆曲、古琴的雅集 大隐于市,结庐人境,比起寒江独钓或遁世山林,隐没于江南老街显然更为实际,小日子淡泊而安定,幽僻却不遗世独立,没有纷争,不被觊觎,日子打发得像山塘河水一样平常,其实生活都是自己写的,苦乐从心,冷暖自知。

老街上,青砖黛瓦的老宅子是典型的姑苏样式

老街的石板早有些凸凹不平,在鹅黄的路灯光线中,泛着柔和而温润的青色,如古铜器上的包浆,浸润的是时间带来的隽永。自行车小心的骑过,车铃声和石板清脆的碰撞声融合进了初夏的市井,晚风带来了令人惬意的温度,河边老槐树的倒影被夜泊的扁舟弄成了超现实主义的版画,书场里的人影和琵琶声都渐渐稀朗了,石桥上摇着蒲扇发牢骚的老人们拎上自家的小竹椅,回家的路并不长,却把长长的、蹒跚的影子留给了老街。河两岸的店铺也逐家熄了灯笼,装起了木门板准备打烊了,寻常巷陌,诠释的却是 过日子 这个分量最重的字眼。

本文来源于上饶[]

本文来源于上饶[]

杂物盒
五莲红石材
液压坝生产厂家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