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男子仅剩1根大拇指苦练7年靠绘画养家

2018-11-05 22:00:38

男子仅剩1根大拇指 苦练7年靠绘画养家

倔强的大拇指

-街头,张启辉将自己的作品摆放出售。

-靠一根拇指夹画笔,张启辉绘出美丽色彩。

-张启辉正在作画

一场事故

他双手仅剩一根大拇指七年苦练他靠这根拇指画画养家

他双手仅剩一根大拇指

七年苦练

他靠这根拇指画画养家

“我不仅要做别人能做到的,还要做别人做不到的”

1997年,一场意外,他失去左臂,同时失去的还有右手除大拇指外的4根手指。半年康复后,他边摆地摊卖小百货,边捡起儿时的画画兴趣,练习笔法……

2011年,自我感觉画作能拿出手,他才走上街头,将作品拿出来卖。第一次开张,卖出4幅画,他激动得整晚睡不着。

今年是马年,早在两个月前,他就开始画马,近200幅画作销售一空。

摆摊,画画,他那根倔强的大拇指总是向右拐,因为那样可以牢固握住画笔,画出美丽的画。

他的人生,就像这歪着“脑袋”的大拇指,倔强,但从不低头。

他说:“我不仅要做别人能做到的,还要做别人做不到的。”

重庆晚报周小平文

首席冉文摄

因为事故

他仅剩一根大拇指

“虽然只有一根大拇指了,但我一直告诉自己,我照样能做到。”

他叫张启辉,重庆合川区人,今年40岁。

张启辉初中毕业后,前往上海打工。1996年2月,他在上海一家印务公司当了一名印刷工。

人勤快,肯吃苦,张启辉月薪很快达到3000元。“算上加班费,有时候一个月可以挣4000多元,老家的人很羡慕。”昨天上午,天空中飘着小雨,这样的日子,张启辉一般在家画画。

他回忆,1997年9月2日凌晨,他上夜班时出了意外,等自己醒来,双手剩下的只有右手那根包着纱布的大拇指。

“那时真的是人生谷底,一边养伤,一边因为赔偿过低与厂里打官司。”没收入来源,厂里不再发工资,赔偿款遥遥无期,半年康复期后,张启辉努力想给自己创造一条求生的路。

“从小到大,我就比较倔,不服输,虽然只有一根大拇指了,但我一直告诉自己,我照样能做到。”从医院出来,张启辉想到了摆地摊,卖小百货。

“为了抢好位置,一般早上4点钟就起来,晚上10点多回家。”他骑自行车,全靠大拇指掌握方向,车上驮的是几十斤重的小百货。

“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赔偿款上,出事后不久,女儿出生,她是我奋斗的动力,我得养家糊口。”[1][2]下一页妻子离开

他与女儿相依为命

“我能做的,就是把孩子养大,好好关爱她,担起做父亲的。”

“我们在上海进厂时认识的,出事后,她选择离开,我没有怪谁。”张启辉说,他和妻子一直没有扯证,因为对方父母不赞同这门婚事。

“我很理解她,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我能做的,就是把孩子养大,好好关爱她,担起做父亲的。”起早贪黑摆地摊不是长久之计,张启辉开始想有一技之长。

漫步上海街头,看着别人用笔练字,张启辉突然想起,自己为何不拿起画笔,重新拾起儿时的爱好,从事画画。

“重新拿起画笔,真不知道怎么握,更不要提画。”但是,不服输的性格让他学会了坚持。白天上街摆地摊卖小百货,晚上买书回家研究画画。

基本笔法,颜料搭配,从2004年到2011年,张启辉利用摆摊的业余时间,摸索练习了整整7年。为了提高画技,他还花了一年时间绣了一幅大型牡丹十字绣,如今挂在合川老家。

一句你好

他和女友成恋亾

“我被他的专注吸引了,他画的画很美,写的字也很棒。”

昨天上午10时,阴雨。沙坪坝区汉渝路6号,一间约20平方米的出租屋内,在这样的天气,张启辉喜欢宅在家里,对着电脑学习画画。

张启辉在灯下专注地画画,一旁的妻子王富兰热情招呼我们坐。两人2010年认识,2011年1月结婚。

2009年,张启辉从上海回到重庆。之后,认识了时年37岁的王富兰。如何认识的?王富兰抿嘴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:“恋。”

“有个陌生人发来‘你好’的信息,第一次没理,过两天又来了。我问是谁,他回答说是友。”就这样,两人加了好友,彼此倾诉各自的生活经历。

“上聊了很多,我知道了他的事,我被他的专注吸引了,他画的画很美,写的字也很棒。”两人的婚姻并不是一帆风顺,王富兰称,扯证的时候,家人担心她将来会吃苦。

画卖成钱

他整晚激动睡不着

“激动坏了,从没有那么激动过。7年苦练,终于迈出第一步。”

2011年,两个人走上婚姻的殿堂。王富兰辞去工作,两人决定把画作推向市场。

2011年国庆假期后,他们在渝中区小什字附近摆摊。“刚摆出来时,没有木板,所以他是跪着,趴在地上画。”王富兰回忆,当时,音响里放着各种歌曲,一首接一首,尽管都不是悲情的歌,他们也不是在乞讨什么,只是凭手艺吃饭,王富兰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掉。

望着来往的人群,王富兰不敢去看每个人的眼神。过了10多分钟,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打断了王富兰的思绪:“画得真不错,好多钱一幅?”

“那年,画的画没有像现在这样装帧好,只是一张画,50元一幅。”张启辉说,中年男子一口气买了4幅。

“激动坏了,从没有那么激动过。7年苦练,终于迈出第一步,卖掉4幅画。”当天,他激动得整晚睡不着。

拜师学艺

他希望开一间画廊

“他的画每幅卖50元,倾注其中的精力肯定远远大于这个价值。”

从那后,夫妻二人搭档,王富兰先去打探可以摆摊的地方,再带着张启辉到现场作画。

“只要不下雨,早上7点半起床,8点出门。”王富兰说,到了下午,她先去市场买好菜,再接丈夫一起回家。如果运气好,他们一天能卖出20多幅画。

昨天上午,经过张启辉两小时作画,一幅优美的山水画呈现在眼前。

“收拾一下,马上开饭了。我刚出去看了,下午天气不错,我们吃了饭出去摆摊。”中午12时,王富兰午饭做好了。夫妻俩吃完饭,带着10幅作品拿到沙区三角碑附近卖。

“去年,我也有了老师,有时候会去他那里请教。”张启辉的老师叫黄国富,是重庆有名的“口足画家”,从小失去双臂,用嘴或者脚画画。

昨天,黄国富告诉,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两人认识了。雨天不能摆摊,张启辉就会去黄国富的画室,两人一交流就是一整天。

“他的画,一般一幅要画两小时,但卖价都很便宜,算上框子才卖50元。倾注其中的精力,肯定远远大于这个价值。”黄国富评价张启辉的画作时说,张启辉靠一根大拇指画出这样的作品,已经很难得了,由于缺乏系统学习和行家指点,他的画技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作画谋生,张启辉没有卖高价,那怕有时候画一幅画要花四五个小时,作品还要装帧好,一般也是卖50元。“就当卖件工艺品,现在是谋生,攒点钱。”张启辉告诉,自己还有学习的空间,等技艺再成熟点,将来开间属于自己的画廊。

原标题:男子仅剩1根大拇指苦练7年靠绘画养家

原文链接:

稿源:光明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

直流风扇
智能消防炮
筛沙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